田某才与牛某运、武某才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2019-07-30 10:48:02 36

田某才牛某运武某才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

审理法院 济源市人民法院

案  号 2017)豫9001民初5340号

案  由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

裁判日期: 2018年12月26日

济源市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豫9001民初5340号

原告:田某才,男,1973年10月8日出生,汉族,住济源市,现住济源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斌,河南光法(洛阳)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王晶晶,河南光法(洛阳)律师事务所实习律师。

被告:牛某运,男,1988年2月10日出生,汉族,住济源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换玲,河南艳阳天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武某才,男,1981年9月27日出生,汉族,住济源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卢小艳,系原告妻子。

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济源中心支公司,住所地:济源市沁园路南段御驾综合办公楼。

负责人:胡瑞峥,该公司经理。

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永升,该公司工作人员。

原告田某才与被告牛某运武某才、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济源中心支公司(以下简称太平洋财险济源支公司)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一案,本院于2017年8月24日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田某才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刘斌、被告牛某运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马换玲、被告武某才的委托诉讼代理人卢小艳、被告太平洋财险济源支公司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赵永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判令被告赔偿其各项经济损失共计156840.81元;2.本案诉讼费由被告承担。事实和理由:2016年9月23日19时许,被告牛某运醉酒后驾驶豫U×××××号牌轿车沿西环路由南向北行驶至事故地点时与其驾驶电动自行车由西向东横过道路时,被告武某才驾驶电动自行车由东向西横过道路时未下车推行发生交通事故,造成其和武某才受伤,车辆损坏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交警部门调查处理,认定牛某运武某才分别负事故主次责任。经查,事故车辆豫U×××××号牌轿车在太平洋财险济源支公司投保交强险和商业险。

被告牛某运辩称,1.其同意对原告的合理损失按照事故责任比例承担赔偿责任,但应当扣除其已经赔付的43034.03元(含医疗费39734.03元和矫形器具费3300元);2.人身损害赔偿应当适用损失填补原则,不应当成为当事人从中获益的手段。原告主张的各项损失数额过高,对不合理的损失其不应当承担:原告主张的医疗费其垫付的款项已经超出该损失数额;住院伙食补助费应按照每天30元计算;住院期间不等于营养期间,营养费应当按照鉴定结论为准计算60天;误工费计算标准及天数过高;原告主张两人护理不存在合理性和必要性,医院出具的医嘱仅起到参考作用,不足以证明原告需要两人护理,护理人数应根据原告的伤情和实际情况确认;精神损害抚慰金过高;残疾赔偿金计算有误;被扶养人生活费应当按照定残之后计算4年;交通费不存在合理性和必要性。

被告武某才辩称,其没有和原告直接接触,不同意赔偿。

被告太平洋财险济源支公司辩称,事故车辆在其公司投保交强险,由于被告牛某运系醉酒驾驶,原告的人身损害相关损失同意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垫付赔偿,但财产损失不符合垫付要求,其不应当承担;本案诉讼费其不应当承担

当事人围绕诉讼请求依法提交了证据,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对当事人无异议的证据,本院予以确认并在卷佐证,与之相对应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对当事人有争议的证据和事实,本院认定如下:1.原告提供的济源市人民医院出具的出院证系医疗机构合法出具,对其真实性本院予以确认;2.原告提供的济源市天坛治强装卸队出具的工作证明、误工证明及工资证明中证明事故发生前原告从事装卸工作的事实和王叶的证言相一致,本院予以认定;3.原告提供的交通费票据无付款人和费用支出时间,缺乏关联性,本院不予认定;4.被告牛某运提供的洛阳长安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出具的鉴定意见书系本院委托具备资质的鉴定机构作出,原告虽提出异议,但未提供充分证据予以反驳或推翻,本院予以认定。以上本院采纳的证据对应的事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被告对本次事故发生经过及责任划分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根据交通事故卷宗显示,虽然被告武某才承担本次事故次要责任,但事故发生时其与原告并未发生碰撞,无证据证明其对原告受伤存在过错,故被告武某才不应当对原告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豫U×××××号牌轿车在太平洋财险济源支公司投保交强险,该保险合同的签订系双方真实意思表示,且内容不违反法律的禁止性规定,本院亦予以确认。由于被告牛某运系醉酒驾驶,根据相关司法解释规定,原告的人身损害相关损失应首先由被告太平洋财险济源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垫付赔偿;超出部分及相关财产损失,由于被告牛某运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且本次事故发生在机动车和非机动车之间,根据《河南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四十二条之规定,应由被告牛某运承担80%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原告的损失如下:1.医疗费40596.31元,有相关医疗费票据为证,本院予以认定;2.误工费。关于误工标准,原告事故发生前从事装卸工作,结合装卸队负责人的陈述和事发前的工资证明,应以每天197.73元计算为宜;经鉴定原告伤后误工期限为150天,按照上述标准计算,为29659.5元;3.护理费。原告住院82天,经鉴定,出院后的护理期限为28-38天,结合其伤情,本院酌定出院后的护理期为38天1人护理,共计120天;其主张由妻子吴毛妞护理具备合理性,根据护理人员的工资标准每天140.94元计算,吴毛妞的护理费为16912.8元;原告住院期间其中38天(2016年9月23日至10月14日为21天、10月17日至11月3日为17天)由两人护理,其主张另一护理人员按照2017年河南省居民服务业收入36848元/年(100.95元/天)计算具备合理性,护理费为3836.1元;3.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住院82天,按照每天30元计算,为2460元;4.营养费。经鉴定,原告伤后营养期限为60天,按照每天15元计算,为900元;5.残疾赔偿金。原告评残不满60岁,伤残等级为三处十级,结合其年龄和经常居住地,其主张按照2017年河南省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9558元/年计算20年符合法律规定,为70939.2元(29558元/年×20年×12%);6.精神损害抚慰金。结合原告伤残等级、侵权人过错程度和本地经济发展水平,本院酌定为7000元;7.被扶养人生活费。原告评残时其儿子田青波13岁,其主张按照2017年河南省城镇居民人均消费性支出19422元/年计算4年不超出法律规定的范围,本院予以支持,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八条规定的计算方法,被扶养人生活费为4661.28元;8.矫形器、坐便器及拐杖费共计3500元,有相关票据为证,结合原告伤情,本院予以认定;9.伤残等级及护理期限鉴定费1300元,有相关票据为证,本院予以认定;10.车损1240元及车损鉴定费100元,有鉴定结论书和鉴定费票据为证,本院予以认定;11.施救费80元,有相关票据为证,本院予以认定;12.交通费。结合原告住院时间、就医距离及鉴定过程,其主张1000元具备合理性,本院予以认定。原告以上除财产损失1420元共计182765.19元,应首先由被告太平洋财险济源支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内垫付赔偿原告人身损害相关损失120000元(其中医疗费责任限额内为10000元牛某运已赔偿,伤残责任限额内为110000元,)超出交强险责任限额部分为62765.19元,其中的80%为50212.15元,加上财产损失1420元共计51632.15元,应由被告牛某运赔偿,扣除其已赔偿的33196.31元,其还应赔偿18435.84元。关于牛某运主张的鉴定费,因系其反驳对方主张提供证据支出的费用,应由其自行承担。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十六条、第十九条、第二十二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国太平洋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济源中心支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原告田某才110000元;

二、被告牛某运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付原告田某才18435.84元;

三、驳回原告田某才要求被告武某才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金钱给付义务,应当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五十三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案件受理费3437元,由原告田某才负担622元,被告牛某运负担2815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照对方当事人或者代表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河南省济源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长 卢 伟

人民陪审员 程桃丽

人民陪审员 王腊梅

二〇一八年十二月二十六日

书记员 王 婷


电话咨询1
电话咨询2
地图导航
QQ咨询